致永远得不到的人们

张爱玲在《红玫瑰与白玫瑰》中写道,“也许每一个男子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,娶了红玫瑰,久而久之,红的变成墙上的一抹蚊子血,白的还是‘床前明月光’;娶了白玫瑰,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,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。”

这段话委婉地讽刺了我们每一个人——得到的不去珍惜,却总是去挂念不属于自己的,殊不知之所以总是能看到美好的事物,正是因为不属于自己的不属于自己,才能让我们看到它未被玷污的最美好的模样。尽管理性告诉我们我们有些事情已经无力回天,但是感性还是会让自己在可能见到那个人之前,精心将自己打扮一番,露出最自信的微笑,心底里只是希望自己在那个人心中还会是最初的那般模样。

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发现最在意的东西,终归可以结于无法改变之物。自然,离去的人,抛弃的物,逝去的时光,都在此列。如此来说,上述之物未尝不也是永远都再也得不到的东西,因此偶尔对它们神伤时,也更加因为无力动摇而心痛。它们是何其闪耀。但,不该属于自己的,必然永远也无法得到。

从一开始,恐怕就是那种令人沉迷的坚强,自由和美丽产生了无穷的吸引力。那是一朵容不得半点玷污的白玫瑰,越明知无法将其捧在手心,却又想要去摘下这危险的花蕊。直到铁了心,红了脸,才将它捧在手中,但猛地一回神才发现,攥得越紧,手就被刺得越深。它仿佛在用流出的鲜血诉说,我不想被紧握,那并不是真正的我。

猛然松开手,任它从手中掉落。它浑身都沾满了红色,仿佛也在哭泣似的,但它好像也在说,它并不是不想被紧紧握住,只是那象征着自由的尖刺,岂是一朝一夕就能收起的。手上淌下的血,生生将一朵纯洁的白玫瑰染成了红色,染成了和紧握它的手一样的颜色。

终于选择放开手了——可是自己和地上的它,好像都很难过。也有一天,他们都决定要开始新的旅途了,但是白玫瑰,仍然坚强地散发着自己的美丽。人们在远处看着这一抹一尘不染的白色,却忘记了它也曾被鲜血染红过。

默默地看着它散发迷人的美丽,他不由得感叹道,自己永远也无法拥有的这朵玫瑰,耀眼地让人睁不开眼。

但,他默默地想,还是要请它继续闪耀,继续坚强下去。毕竟,这才是最令他着迷的样子。

1+

留下评论